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忆往思今话巨变

时间:2019-08-27 16:28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贵州遵义市母宗美 点击:
  刚放暑假,我们一家三口便迫不及待地奔向儿时住了数年的辽阳外婆家。
 
  一天,我帮外婆整理房间时,偶然从抽屉里翻出数十封已经有些破损的书信。这些全是小姨远嫁之后的来信,没想到外婆竟然珍藏至今,我的思绪也飘回到那见字如面的岁月。
 
  在我记忆中,家里最开始收到的信是远嫁广东的小姨写来的。因为妈妈和外婆都不识字,便让上四年级的我读给她们听,然后再帮助她们给小姨回信。而我常常是“猫吃团鱼——不知如何下手”呢。
 
  写好回信后,我用信封装好,拿到镇上邮电所买邮票然后寄出去。记得那时寄平信是八毛钱,挂号信是两块八毛。自从我学会了写信寄信,小姨的信来得更勤了,从半年一封到三两月一封。一封封信件就这样带着牵挂和思念,飞越千山万水。
 
  每收到小姨的来信,信件最后都交由外婆保管。而我,则把那印刷精美的邮票小心翼翼地撕下,珍藏起来。
 
  但若碰到紧急情况,就得去邮电局发电报。可电报却只能用最简练的语言概括,内容还必须完整清晰。因为发电报是按字计费,一个字就要两毛线,而寄一封平信才八毛钱。这真可谓“一字千金”啊。
 
  我唯一一次发电报是刚读初中时,外婆摔伤住院,妈妈让我发电报给小姨。谁知,“我不会”三个字刚一出口,便被妈妈气呼呼地甩了一句:“供你念了这么多年书,连个电报都不会发。”
 
  无奈之下,我只得硬着头皮去邮电局。当拿到那张专门用于发电报的“电报纸”,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是一张有着三十个格子的纸,工作人员交待,一个字一格,不用标点符号,工整规范填写就行。
 
  可当我用最精炼的文字填好,递给工作人员审核时,他却说我写了许多重复或多余的字,还帮助我删改,省下好几毛钱。
 
  后来,校园里刮起了一阵“笔友风”。我也交了多个笔友,还收到另一类书信——明信片。它通常正面印有精美的图案,背面是收(寄)信人的姓名、地址、邮编,旁边空白处还能写上问候的话语,将满满的祝福送给对方。
 
  那时候的我也非常喜爱收集明信片,并把它们分类整理,视若珍宝。
 
  八十年代末,公用电话开始普及。当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拨通号码,听到小姨熟悉的声音时,竟然激动得语无伦次。想不到相隔千里的两个人,因了一条电话线,而让彼此的声音如此接近,这真是太神奇了。
 
  但那时电话费却不便宜,起初要两块钱一分钟。因此,除了紧要的事,我家的通讯方式依旧是鸿雁传书。
 
  九十年代初,外婆家终于安装了固定电话。刚安装好,外婆就迫不及待地打给小姨。分别多年的母女俩话匣子一打开,可就刹不住车了,絮絮叨叨说了大半天才依依不舍地挂断。
 
  事后,外婆算了一下第一通电话就花去好几十块钱,心里着实肉疼得很。她感叹道:“若哪天能随心所欲地聊天就好了。”
 
  没想到,仅几年时间,外婆的这一愿望就实现了。
 
  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通信技术的迅速提高,手机进入到平常百姓家,成为由最初的通信工具到集通信、娱乐、支付为一体的全智能产品。费用也逐渐减少,现在甚至还有优惠套餐,真正实现了随时随地无限畅聊。
 
  这不,刚吃过晚饭,外婆又习惯性地拿起舅妈给她买的超大屏智能手机和远方的小姨视频聊天。
 
  看到她们脸上洋溢的灿烂笑容,我心中感慨万千。抚今追昔,不得不说,这一切都是托了伟大祖国的福啊!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互联网新闻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辽ICP备13007536号-1

辽公网安备 21102102000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