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80后的印记·砌大坝

时间:2018-07-10 12:06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王志胜 点击:
  在离县城约一百五十里的地方,有一个名不见经传甚至地图上难以找到踪影的小山村,这个小山村因山上盛产药材,所以名叫药材沟。这就是生我养我的地方,留给了我太多美好的回忆。
  药材沟位于两条东西走向的山脉之间,地势狭长自东向西逐渐变缓,大约有十里之长。一条小河沿着山脉走向,自东向西潺潺地流着,滋润着小河南北岸的田地。这条小河在我的童年里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我家住在小河的北岸,离河能有三四十米远。每到五月下旬,天气渐热,小河就成了我们孩子的乐园。小河最宽处不过五六米,狭窄处不过二三米,河水最深处不及小孩子的膝盖,所以想在这样的小河野浴难于上青天。可是再难的事,只要孩子们乐意去做,都不能称之为难事了。
  不用相约,小伙伴们会自发地从家里拿来铁锹、铁锤等来到小河边。大家沿着河边,寻觅一处两岸是陡峭的山崖,河道狭窄的地方,砌大坝。大家不用分工,尽己所能,能搬动石头的搬石头,能挖动土疙瘩的挖土疙瘩,能砌大坝的砌大坝……实在不能干活的小男孩子,就在旁边看着,有时给大哥哥们递个东西什么的。砌大坝这项工程,犹如蜜蜂采蜜,繁忙而热闹,忙而不乱,有条不紊,而且发挥了集体的智慧和力量。
  搬石头需要讲究技巧,遇到大块的石头,就不把石头搬离水面,利用水的浮力,弯着腰,托着石头在水里走,一直搬到要砌大坝的地方;有时遇到一块在水里托着走也搬不动的大石头,就会喊来三二个小伙伴一起托着大石头搬回砌大坝的地方。搬石头是所有工种里最累人的活,可是没有一个小伙伴喊苦喊累。就是不小心被石头垫一下,手指甲被垫出了痦子血,也是轻伤不下火线,把手指甲揉一揉,不太疼了,又会接着搬石头。
  砌大坝是一项技术工种,一般都是较大的男孩子才能干好这项活。大石头到他手里会用铁锤子敲敲打打,把大石头修理成近似的方块。砌大坝时底下一层要砌的较宽,两边是较大的石头,中间用带青草皮的土疙瘩填塞,再用脚踩实。一层比一层收窄,上层石头比下层石头稍小,一直砌到最深处能没一个成人身高那么高,我们小伙伴才会收工。
  砌一次大坝,需要十多个小伙伴大半天的功夫。砌大坝是很苦很累的一种活,可是我们同心协力砌完大坝的那种成就感不亚于成人砌大坝变成水库那种成就感。我小时就有一个梦想,想在离我们学校一百米的地方砌一座小型水库,水库的大坝与山齐平,把水库上边的人家都搬到街里来住,远离山沟沟。这个梦想现在变成了空想,可是我们小时候真的是这么想的。
  砌完大坝,我们男孩子会立刻把自已脱的精光。大的男孩子赤裸祼地站在大坝顶上,纵身一跳,一个猛子能游出十了米远;而不会游泳的小男孩子就会到水浅的地方嬉水、打水仗。水面上不时传来孩子们的欢笑声以及游泳时手臂拍打水面的响声。洗够了,就会找一个向阳的地方曝晒,晒热了,又会跳下水去游泳。
  可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睛圆缺,此事古难全。"欢乐总是不长久,一场暴雨过后,山洪暴发,我们辛辛苦苦砌的大坝化为乌有。每当这时候,小伙伴会自发来到小河边,发扬敢于战天斗地的精神,重新砌大坝。整个夏天我们几乎都是在这条小河里渡过的,大坝毁了砌,砌了毁,屡败屡战。直到天气渐凉,我们砌大坝的工程才会停止,野浴也当然会停止。只有那么一两个特别喜欢水的孩子还会偷摸地来到小水泡子的地方洗上一会儿,可是被家长逮到就会一顿臭骂,有时还会挨上一顿打。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互联网新闻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辽ICP备13007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