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过 大 年

时间:2018-02-13 09:04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郭 颖 点击:
  过年,有些人往往又加一个“大”字,称之为“过大年”。这里所说的“大”,有超过一般、非常重要的意思,意味着过年是一年中最重大的节日。但天下再大的事情,也是由若干个细微的、细小的、细碎的事情组成的,那么,过年的许多枝末细节也就留给我们太多的记忆和感受。

  老话这样说:小孩盼过年,大人盼插田。在孩童时代对过年充满着兴奋和惊喜,每到过年,有新衣服穿,有好戏看,有糖果吃,还有压岁钱,初一崽,初二郎,初三初四拜街坊,那种过大年的热闹和喜庆令人难以忘怀。

  当我们背上行囊,告别父母,远离故乡,开始自己的人生旅程时,家庭和亲人被时间和空间隔离了,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个坐标点,回家成了闲暇时的思绪,成了驻足时的顾盼。当父亲的叮咛、母亲的唠叨、亲人的祝福在电话的另一端反复响起时,回家除了是一种渴望,也成为一种必需完成的使命。候鸟在季节到来时成群结队地长途迁徙,是为了找一个适合自己的栖身之地,而我们一年又一年的对于过年的期待,对于过年回家的执着,则是那流传了千年的年文化驱动着我们去找寻内心深处那份鲜为人知却又实实在在的感动。当数以亿计的国人选择在春节黄金周这个短暂的时间段里往返穿梭于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时,会有些人抱怨让我们年年失望却又年年盼望的“春运”,但却从未有人抱怨家中父母的牵挂、妻儿的守望。有位外国朋友曾向我问起我们为什么非要赶在春节这几天匆匆登程呢?但无论向他如何解释,他也无法理解我们过年回家的那份艰辛和甜蜜,无法理解我们中国式过大年的幸福。

  岁月的年轮是难以封尘我们儿时那些记忆的,当我们再也不能围在母亲的膝前绕来绕去,看着母亲按照传统习俗,在腊月二十四当天认真扫尘时,当我们错过了帮助父亲熬浆糊、贴春联的场景时,当我们难以目睹老奶奶一招一式地剪出漂亮的窗花时,我们仍然希望可以赶在除夕的夜幕降临之前,回到那个满是期待的老家,陪着家人吃个团圆饭,和父母说说知心话,围坐在一起看春晚,一起共同守岁,一起点燃那串在零点钟炸响的爆竹,一起去向街坊邻居问声过年好。

  然而,有团聚就有分离。当我们的行李箱里被塞满了父亲所精心准备的,现在在哪儿都可以买到的那些所谓的特产时,我们不知道怎么去解释这些笨重的行囊在那拥挤的站台、局促的车箱里带给我们的不便呢?当母亲双眼含着泪花却催促我们早早起床,别误了车次时,我们又该怎么去表述母亲心中的那些依依不舍呢?当南来北往的人流汇聚成接踵摩肩的人海时,又怎么会冲淡我们心中那份离家越远、沉淀越深的乡愁呢?

  回家过大年,一年又一年。随着岁月的流逝,我们逐渐积累了越来越多过大年的回忆,无论是怎样的酸甜苦辣,都将成为我们成长过程中的一笔不小的财富。我们把这些真挚的情感在键盘上敲打成文字,铭记在新建的文件夹里,在想家时,就把它们找出来品味一番,像是品一壶家乡的老酒,尝一碟家乡的小菜,喝一碗家乡的米粥,饮一杯家乡的清茶……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互联网新闻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辽ICP备13007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