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80后的印记•梨干

时间:2017-12-05 09:10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王志胜 点击:
  入秋之后,山村里家家户户的院子里,山坡上,河道边的各种果树上都结满了梨子。

  皮上斑斑点点的像乒乓球大小的花盖梨,挂满了枝头,压弯了梨树的主杆;青中带红的南果利,像一盏盏灯火,阳光照耀下的南果梨似繁星点点在梨树间闪烁;皮薄多汁的苹果梨,成人掌头般大小,吃起来酸甜可口,如同饮一瓶冰红茶般解渴;满树的鸭梨,酷似《金刚葫芦娃》里葫芦藤上挂着的小葫芦,在风中不停地摇摆;看着都能酸倒牙的酸梨,你挤我碰地挂满枝头……

  一齐下来的各种梨子变着法似的呈现在人们的眼前,诱惑着人们的食欲。集中成熟的各种梨子并不错开时间,让人们短时间品尝各种梨的味道,像走进了梨的盛会,让人们留恋其间。可是再美味的食物,再可口的梨子,总有吃腻味的一天。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山区的道路可以用“崎岖”二字来形容,吃不了卖不出去的各种梨,成为了老大难。

  巧手的妈妈把各种贮存不住的梨,用刀削成六面体的形状,用针线串成一串串的,挂在阳光充足的晾衣架上曝晒几天。直晒到六面体凝结出晶莹的糖晶,再挂到房檐下阴干。那一串串挂在房檐下的梨干,像一串串被老和尚抚摸千万遍的佛珠,油光发亮,成为那时山区农村一道美丽的风景。房前屋后,没有挂梨干的家庭,这个家庭大概就是老光棍,没有一个女人在操持着家。这样的家庭在村里是最没有社会地位的,也是被人最瞧不起的人家,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和笑柄。

  经过太阳暴晒的梨干,糖分更浓郁了,吃起来甜而有嚼头,成为了上好的零食,也是款待客人的佳品。在东北漫长的冬天里,东家串西家,围着火盆,坐在炕头上,拉着家长里短,嚼着各种梨干,一聊就是大半天,我们东北人管这种行为叫猫冬。

  心急的小孩子等不了梨干晒好,就磨着妈妈,想要吃梨干。禁不住软磨硬泡的妈妈总会从房檐下挂着的梨干上,摘下几颗没干透的梨干,哄孩子。妈妈是舍不得让孩子们早早地吃梨干的,那是为冬天没有水果吃打牙祭用的,过早地吃光了,冬天没有吃的水果,怎么办?更重要的是秋天时,各种梨太多了,吃不完,为什么还要吃梨干?会过日子的妈妈,总是想着细水长流,好东西不能一下子吃完,留着以后吃。可是儿时的我,总是恨不得一下子吃完才好呢,吃多少都不嫌多,吃多少总不觉得够。

  梨干丰富了我的味觉,陪我度过了零食并不丰富的童年,成就了我对童年美好的向往。可惜的是,随着社会的发展,道路的通顺,反季水果的出现,很少能吃到那种甜而不腻富有嚼头的梨干了。

  梨干,我儿时吃过的最美零食,何时我能再一饱口福,我期待着……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融媒体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ICP互联网备案号:辽ICP备13007536号-1

辽公网安备 21102102000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