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80后的印记•落叶松

时间:2017-10-17 08:59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王志胜 点击:
  在东北的白山黑水之间,成片地生长着落叶松林。它是一种重要的建筑用木材,具有极高的经济价值。之所以喜欢落叶松,是因为它在我小时侯留下了太多关于落叶松的记忆,有美好的回忆,也有痛苦的记忆。

  我喜欢落叶松笔直的杆,直插云霄,给人望而生畏的感觉。做人就该像落叶松一样,挺直自己的腰杆子,不为权贵折腰,不为金钱低头,做一个顶天立地的有尊严的大写的人。杆上长着粗细不一的枝杈,像一把撑开的巨伞。枝杈上长着密密麻麻的松针,树下也是一层陈年落下的黄褐色的松针,踩上去软绵绵的。我喜欢躺在松针上,仰望落叶松林间透过的不大的蓝蓝的天空。天空中不时飘过一朵朵形状各异的云朵,我的思绪随着云朵的飘过,做着五彩斑斓的白日梦,幻想着自己变成孙悟空,一个“筋斗云”飞出去十万八千里。身上被落叶松林间透过的温暖的阳光晒的很舒服,就像妈妈的手温暖地抚摸着你。

  我喜欢落叶松林对人类无私的馈赠。每到春天来临,我们小伙伴会相约来到落叶松林间采一种叫酸芨蓅的草科植物,吃到嘴里酸酸的,口舌生津,回味无穷,是我们一种重要的儿时吃食。每到盛夏来临,我们小伙伴会相约来到落叶松林间搭房子,玩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每到秋天来临,我们小伙伴会相约来到落叶松林间采粘团子——一种落叶松林下出产的蘑菇,采回来可以晒干,留着冬天炖着吃。每到冬天来临,我们小伙伴会相约来到落叶松林间,用镰刀钩落叶松的枝杈,这时的枝杈特别脆,一钩就下来,一会就能捡一大捆柴火。落叶松的枝遇火特别爱着,燃烧起来“啪啪”直响,是冬天不可多得的取暖材料。

  美好与痛苦总是相生相伴的,落叶松带给我的痛苦是让我永远不敢忘记的。每次回老家提起小时候被父亲毒打,都会想起那一次爬落叶松树。

  那时我还是一个上一年级的小孩子。一天放学,被一个三年级的名叫小虎子的小伙伴哄骗去爬落叶松树,掏树梢上的喜鹊窝。落叶松两米以下基本是没有枝杈的,没人帮助是爬不上落叶松的。小虎子在下面托着我的屁股,然后他站起来,我再踩在他的肩膀上,就够到落叶松的枝杈了,小腿盘着树杆,一点一点往上挪移。当我的脚能蹬着枝杈了,爬树的速度才快了起来,一会就爬到树尖上了。爬时不感觉害怕,当爬到树尖顶上时,往下一看,两眼发晕,腿肚子发抖,我再也不敢往下看了,手紧紧地搂着树杆,稳了一会心神才敢掏喜鹊窝里的鸟蛋。正掏的起劲时,忽然一阵风刮来,我随着树稍一阵晃动,吓得一身虚汗,害怕极了,随时有掉下去的危险,我的手紧紧的搂着树杆。一会儿风停了,我想下去,不敢了 ,手心直冒汗。我的父亲不知听谁说的,我爬落叶松树呢,从家里赶来了。看到我在树尖上随着风摇摆,吓坏了。一再叮嘱我把手紧紧地握着树枝靠近树杆的根部,慢慢下来,别往下看。我按着父亲的指挥一点一点往下,当父亲能伸手够着我时,我的心终于落了地。可是父亲把我放下地上的时候,随手操起一根棍子就往我屁股上狠狠地抽了几下。我的屁股上火辣辣的疼,我嗷嗷叫着往家跑,父亲在后面骂,“你再爬树我抽死你!”

  晚上,父亲扒开的我屁股看,上面有几道清晰的棍子抽的红印,我几天不敢踏实地坐着。父亲严肃地说:“不打你,怕你不长记性,以后再敢爬树我还往死了打你。”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爬树了。

  有生产队时,偷伐几根落叶松就能被判刑。正因为如此,落叶松得到了有效的保护,那时几十年树龄的比脸盆还粗的落叶松很常见。生产队解散以后,小队的落叶松时常被村民偷伐,或盖房子,或搭牛棚子用。特别到了两千年左右,村民为了现得利,把集体所有的落叶松全部低价卖掉了,每口人能分得几百块钱。现在走在我们药材沟的山上很难看到高大的落叶松了,以前那种壮观的成片的大落叶松已经不见了,人类终究要为他的贪婪而付出代价的……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融媒体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ICP互联网备案号:辽ICP备13007536号-1

辽公网安备 21102102000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