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我的摄影情节

时间:2016-07-25 08:39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丁先达 点击:
  我有一本老旧的影集,在影集中的首页,镶嵌着一张已经发黄的老照片,那是我的第一张照片,每当我看到它,就会想起过去,想起我与摄影结下的不解之缘。已记不清小时候是那一年的事了,只记得那天是"五一"节放假,姐姐拿了个稀罕玩意带着我游白塔公园,在雷锋山的石碑前,她从挎包里拿出个皮盒,又从皮盒子里拿出一个黑楸流光的东西,是照相机,我一眼就认了出来。姐姐调好光圈、设定好速度、找好距离、举起相机,又让我抬头、转脸,"咔嚓"按下了快门, 为我拍下了平生的第一张照片。回到家中,晚上拉上窗帘,点上小红灯, 将显影粉、定影粉按比例配好水,开始冲洗胶卷、洗印照片。因为不知道它的化学原理和光学物理原理,只觉得它太神奇了,一个黑匣子对准人"咔嚓"一下,然后从黑匣子里掏出胶卷,放到药水里一泡就显出影像,定影后用清水冲洗了一下放到装着酒精的小盆里捞出,胶卷瞬间就干了,将一张像白纸片的相纸放到底片上用手电光一晃,放入装着药水的小搪瓷盆里,不屑一会的功夫影像便在 相纸上显现出来,经过显影、定影、 清水浸泡,没有上光机,就将照片贴在玻璃上,照片晒干后在玻璃上卷曲、脱落,再用剪子将照片小心翼翼的剪好,然后放进影集中。这便是我的第一张照片。它让我对那个神奇的世界充满了向往,对那个职业有着莫名的喜欢。
 
  我第一次走进照相馆照相,是高考那年拍准考证上的一寸免冠照片,摄于鞍山国华照相馆。那张单人照至今还保存着。上大学以后,虽然生活费只有十几块钱,但我还是要从中挤出点钱,去照相馆拍照。没有人知道我对摄影的那分情节。
 
  参加工作后,最开始在照相馆工作,成天和照相机打交道,但我从未嫌烦。每天跟师傅学室内座机、外拍机、120、135的使用方法,学布光、 拉箱、构图、调焦、翻拍、冲片、修版、洗印、及药水的配制。学习光圈的大小对前、后景深的影响、速度的快慢与被摄物体的关系。学曝光表的测量、滤色镜、遮光罩、遮光板和反光板的运用。彩片、全色片、拷贝 片的使用、胶片感光度的选择。特别是暗房工艺,洗印、放大、叠印、叠放、套放、拼接,虚光、加景、着色。那世界简直是太神奇了,两个不同时间、不同地点拍摄的底片,通过暗房的遮挡、套印、影调分离等工艺,就能拼接成一张完美的照片,简直鬼斧神工。有时应顾客的要求出外拍片,拍新闻图片、拍产品广告。有时也借着休假、出差的机会,背起相机去拍山川大地、风土人情。 
 
  1982年5月11日上午,县一高中的学生来照相馆照相,在学生干部周云成的组织下,很快完成了拍摄工作,可就在同学们离开不久,那个叫周云成的学生干部为救两个孩子,英勇牺牲了。那是我和英雄的最近距离的接触,印象很深,没有想到为他拍的照片竟成了遗像,他的行为令我敬佩,能为他留下遗像也是我的欣慰。
 
  光阴荏苒,世事沧桑。我的工作也有许多变动,由摄影师变成了单位的工会干事、领导秘书、报社通讯员,但我依旧没有搁下与摄影的"缘分",而且更加执着。我用稿费买了一架"海鸥"4A相机,后来又换成"海鸥"DF系列相机,现在用的是佳能EOS,还配了变焦镜头、三角架。不论外出开会还是出差,都要把它带在身边,走到哪拍到哪,从中挑选比较好的作品寄给报 刊、杂志发表。有的登载在杂志的封面上。1993年,我通过考试拿到了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的毕业证书,并通过了三级摄影 师的考核。如今,每有闲暇,我便背起装备,外出拍祖国的名山大川,拍家乡美丽景色。
 
  每当我翻开影集,看到那发黄的照片,往事一幅幅、一幕幕就如同昨天。是的,往事如烟,过去如昨。从前的经历,它即是我人生的积累,也是我向前的动力,不论何时我都放不下它。有时在万籁俱声的时候也要把它拿出来用绒布轻轻的擦试,用手轻轻的抚摸,它虽有些凉意,但依旧闪烁着耀眼的光亮。仿佛在指引我更加坚定的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虽然照片已发黄,人机俱老,但对摄影艺术的追求依旧痴迷……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互联网新闻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辽ICP备13007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