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80后的印记•山楂树

时间:2017-05-09 09:57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王志胜 点击:
  看过张艺谋拍摄的《山楂树之恋》,那是一部唯美的爱情故事片。今天我要写的山楂树,跟爱情无关,只是反映生产队解体前后,在山村里关于山楂树的一些故事。

  每到秋天,生产队里的成片的山楂树上结满了红玛瑙似的山楂,惹人爱怜,馋得人流口水。远远望去,红红的山楂,绿绿的山楂树叶,组成了一幅写意画。每到山楂成熟的季节,生产队队长就会组织民兵日夜巡逻,看守山楂树,防止山楂被社员偷采。然而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生产队里的山楂,因为人祸而减产是必然的,看也看不住。而且民兵本身就有三亲六故,谁能做到六亲不认呢?即使社员自己家院里的山楂,夜晚睡实了,也容易丢,所以在山楂成熟的季节,不管队里的山楂,还是自己家的山楂都得看着,谁让那时山楂那么值钱呢?我记得一斤山楂最贵时一元多,怎么能不让人眼红呢?

  最有趣的是社员们收生产队的山楂,男社员们爬上山楂树,用长杆子把山楂打下来,女社员们在山楂树下捡山楂,不时男女社员之间开着粗俗露骨的玩笑,笑声传出老远,在山谷里回响。边开玩笑,边干活,倒是也很快,只是山楂捡得不够净,毕竟这些山楂不是自己家的,半袋烟功夫,一麻袋一麻袋的山楂堆了起来,也许正应了“人多好干活”的道理吧。

  有的男社员开始负责扛山楂,这可是一个力气活,一袋山楂二百来斤,只见他双手抓住麻袋口袋两端,双手使劲往上一甩,往下一哈腰,搭手的人借着他的甩劲,把麻袋的底稳稳地放在扛麻袋的那个人肩膀上。只见扛麻袋的那个人健步如飞,稳稳当当地走在羊肠小路上,一会功夫就把一袋子山楂扛到山路旁的拖拉机上。扛山楂的人往来如飞,不大会功夫就把拖拉机的箱斗子装满了。只见拖拉机的排气孔排出直冲云霄的黑烟圈,“突突突”地开走了。

  收山楂的日子,对于我们小孩子来说,无异于盛大的节日。生产队收山楂的那几天,队里免费供应麻花、面包、汽水。这对于常吃大碴子粥、夹杂着小石子的高粱米饭、反胃的酸汤子的我们来说,无异于皇帝吃的满汉全席,那是现在想来也令人回味无穷的人间美味。我们混在大姑娘、小媳妇、老奶奶当中,帮助捡山楂是假,混吃混喝才是真。

  一会儿老陈家的孩子说:“妈妈,我饿了,我想吃面包。”

  “我给你去要!”老陈家的婆娘放下手里的筐擦擦手说。

  一会儿老刘家的孩子说:“妈妈,我渴了,我想喝汽水。”

  “汽水在那边,你自己去拿。”
  ……

  最可气的是有的娘们孩子吃不了,还偷三掖四地往家里拿。

  生产队里的山楂收获完了,才是各家收自己家的山楂,收自己家的山楂,几乎草棵里一颗山楂也不剩,捡的那才叫干净。收完自家的山楂,大人小孩子漫山遍野地捞生产队里没有捡干净的山楂。

  86年生产队解散了,生产队把山楂树、及其它的各种梨树都分到各家。社员们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山楂树,又在刚分得的山坡地上栽种了很多山楂树苗,看着一片片的山楂树苗,他们仿佛看到了一捆捆发着光的“大团结”。

  几年功夫,小山楂树苗长起来了,到了秋天也结满了红玛瑙似的山楂,瞅着自家地里成片的山楂,村民笑得合不拢嘴。成车的山楂运进了乡里的罐头厂,被制成了山楂罐头,销往各地,换来一捆捆的“大团结”。村民看着自己辛苦一年的劳动终于有了收获,心里乐开了花。

  挣了钱的村民决定扩大规模,把自己家的地都栽种了山楂树苗。然而等这些山楂苗长大了,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想要的收获。罐头厂的规模是有限的,能够收够的山楂数量也是有限的,山楂树越来越多,产量也越来越大,山楂反而越来越不值钱。丰收了反而不挣钱,不少村民把自己家地里的山楂树砍了,又改种玉米了。后来,乡里的罐头厂因为经营不善倒闭了。村里的山楂树越砍越少,最后只留下自家庭院里的一两棵山楂树,供自己吃。

  山楂树像一股狂风,在我们那个闭塞的小山村刮过。刮过之后,并没有给村民留下什么,他们依然在这大山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互联网新闻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辽ICP备1300753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