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80后的印记•挖药材

时间:2017-04-26 09:38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王志胜 点击:
  药材沟离县城150余里,那是我出生的地方,自东北向西南蜿蜒十余里,山势渐次平缓。山上生长着柞树、椴树等野生的阔叶林,也间杂着油松等针叶林,还有成片人工栽植的落叶松。沟里有一条无名的小河,河水清澈见底,小鱼小虾畅游嬉戏在其间,河两旁散散落落地盖着一些起脊的三间大瓦房。林下,河沟边生长着很多草药,我采过细辛、桔梗、地龙骨、黄芪等,还有很多我叫不上名字的草材。正是因为草药多,所以我出生的那个地方不知哪个远祖给起的“药材沟”这个名字吧。

  从记事起能上了山,就利用业余时间上山采草材。

  八岁那年的秋天,我在山上溜达寻宝。秋天的山上到处是宝藏,有山葡萄、酸梨、圆枣子等野果子,有松伞蘑、粘团子等野生菌,有黄芪、地龙骨、桔梗等各种中药材。我突然发现了一片五味子,像一串串红灯葡萄似的挂在柞树林里。我心里大喜,上下其手,把一串串的五味子摘进了筐里,不大一会功夫,筐里的五味子就装满了。我高兴地回家交给妈妈晾晒,几天功夫,五味子就晒干了,妈妈把五味子拿到供销社去卖,换回来三块多人民币。我瞅着一个女施拉机手开着施拉机的红色老一元的纸币,心里乐开了花,连眼睛都发光,那是我第一次凭劳动换来的钱,感觉特光荣。我能为家里挣钱了,而且这钱归我支配,我的动力更足了。

  我十岁左右的时候,已经能上山挖细辛。细辛喜欢生长在阴暗的柞树丛旁边,细辛是多年生的草本植物,年头越长,细辛的根须越密,扇形的叶片越多,母细辛的碗形花蕊也越多,而年头少的细辛,根茎细小,叶片单薄稀少。所以采细辛的人大都是挖三五以上的细辛,年头少的细辛一般都不挖,让他在深山里继续生长,也有不讲规矩的人,大小细辛通挖,这样的人缺德,连松鼠都不如,只讲一次性得利,不能做到细水长流。细辛的经济价值很高,当时一斤干细辛能卖上十多元钱一斤,这在当时是很高的收购价了,但是细辛是草本植物,得挖很多的细辛才能晒一斤干细辛,像我们小孩子,一天挖出来的细辛晒干二三两,就不错了。

  我十二三岁的时候,已经能上山挖黄芪了。黄芪是一种根入药的草本植物,它的根能深入地下一尺左右,生长年头多的黄芪根能深入地下一米左右。印象中,我记得挖到一棵有小孩子胳膊那么粗的黄芪根,根须长一米多,和我当时一边高。当时我挖这棵黄芪,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恨不得把吃奶的劲都用上。烈日炙烤下的我,汗水如水似的从脸上淌下,衣服早已被汗水浸湿,身上热气腾腾,不时用衣袖擦一下脸上的汗,小脸像刚从泥里钻出来似的。黄芪根周围的黄土已经被我用铁锹挖开散到四周,形成了一个土坑,坑有膝盖那么深,可是我用手使劲拔黄芪还是纹丝不动,那根黄芪的两根主杈,像两根钎子深深地插入地下,让我有种想放弃的冲动。可是,看看周围被我散开的那么多土,费了半天的劲,就这样放弃也太可惜了。我实在没有力气继续挖下去了,我把铁锹镐头往旁边一扔,找了一块干净的大石头往上一躺,头枕大地,眼望蓝天,四肢放松,甭提有多么舒服了,真是“好吃不如饺子,舒服不如躺着。”休息了一会,缓过劲来,我又挖了起来,越往下挖,越不好挖,人陷入坑里,转个身都费劲,得先用镐头把土刨松,再用铁锹把土一锹锹甩到坑的四周。我越挖坑越深,往上甩土越费劲,一直挖到一米多深,我才能用手把黄芪往上使劲拔,黄芪动了一点,可是再使劲,怎么也拔不动了。我想了一会,用一根绳子系住黄芪根的头,把绳子的另一头系到铁锹的把上,我用肩膀使劲往上扛着铁锹的把子,那根我生平见过的最粗大的黄芪被我缓缓地从黄土里拔了出来,其中的一根主岔的末端断了一截,大概能有格尺那么长留在地里面。我已经很满足了,没有再挖下去,况且真是挖不动了,太阳已经落山了,我挎着一筐黄芪,扛着那根特大号的和我一边高的黄芪回家去了。多少年过去了,那根大黄芪,那个一米深的坑,被汗水和黄土扮成的花鬼脸,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药材沟的山岭沟壑,药材沟的一草一木,药材沟的田间地头,药材沟的溪流河畔……都曾留下过我采药的足迹。童年采药的种种经历,似电影一样在我的脑海里回放……感恩药材沟对人们无私的馈赠,我对药材沟的爱深到无法言说,我的灵魂里,我文学的故乡都是药材沟里的那人、那事、那物。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融媒体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ICP互联网备案号:辽ICP备13007536号-1
辽宁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81680063 省举报入口

辽公网安备 21102102000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