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80后的印记•石磨

时间:2017-01-18 08:50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管理员 点击:
  奶奶家的院子里有一扇石磨。据说石磨是由春秋末期的能工巧匠鲁班发明的,距今有2000多年的历史。而奶奶家的石磨历史有多久,我至今不知道,可能从我家祖上闯关东来到塔子这个小地方落地生根就有了。因为我的推测是有根据的,石磨在没有电磨之前,是中国家庭必备的生活工具,就像现代人离不开手机一样,成为了生活的必需品。

  奶奶家的石磨由两块尺寸相同的短圆柱形石块和磨盘构成。一整块的巨大的石磨盘架在石头搭成的台子上,用作接两扇磨磨下来的碎粮食;石磨盘上摞着磨的下扇和上扇。石磨的下扇,固定在磨盘上不转动,中间有磨脐子,是用铁做成的轴,使石磨的上扇,始终围着下扇转。石磨的上扇留有两个圆柱形的磨眼,是五谷杂粮的通道,对应的边沿凹进一个圆洞,木橛子死死楔进去,那是石磨的耳朵。两扇磨的接触面上都錾有排列整齐的磨齿,用以磨碎粮食。当需要粉碎粮食时,磨棍被绳索套连起来,在人或畜的动力下,石磨的上扇,便旋转起来,石磨唱出了深沉而久远的歌。

  打记事起,经常看到爸爸拉着磨,围着石磨转圈圈,脸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不时用手拿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汗;妈妈不时的把一瓢经过浸泡的鼓鼓的豆子倒进磨眼里,再添一些水。只见经过磨碎的豆子变成了白色的粉末,乳汁似的豆沫不动声色地从两扇石磨间流淌出来,渐渐流淌到磨盘上,又缓缓地流进水桶里。夕阳照耀下的农家小院,围着磨盘转的爸爸妈妈,在院子里玩耍的孩子们,构成了一副优美的乡间劳作图。

  当哥哥们和我都长成半大小伙子时,磨豆子时,一开始拉磨的,就变成了我们这群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半大小伙子们。凭着年青,有把子力气,哥仨轮换拉磨,把石磨拉的飞快旋转,眼见着磨眼里的豆子往下淌。可是不大功夫,我们哥仨的脸上都布满了汗。再轮到拉磨时,感觉到绳子深深地勒进肩膀里,脚步仿佛有千斤重,每迈一步都似使尽了吃奶的劲,而不见石磨转动多少。父亲看我们拉不动磨了,默默走上前,接过我们身上的绳子,不紧不慢地拉起磨来,步子走的不大不小,稳而不乱,呼吸也有规律。当我们歇够了,气也喘匀了,就轮流上去帮父亲推磨。帮父亲拉磨的过程体验到了生活的艰辛和不易,更体会到了人生的路很慢长,谁能自始自终保持一个劲,不松懈,一直向前走,谁就可能成功。

  每当家里磨豆子做豆腐时,家里就像过节一样热闹。磨好的豆沫,经过妈妈的巧手,用锣过滤,几遍清水之后,锣里只剩下粗粗的豆渣。如此反复,一柱香的功夫,过滤好了一大锅的豆浆。然后妈妈在锅底添柴点火,熬制豆浆。熬制豆浆的火候不好掌握,火大了,豆浆扑锅,锅圈外全是扑出来的豆浆,而且锅底的豆皮还糊;火小了,半天也不能熬制好一锅豆浆。熬好的豆浆被妈妈分成两部分,一部分用石膏点豆腐脑,一部分用卤水点大豆腐。忙碌一天的父母,开心地喊着他们的孩子吃热豆腐。我们兴冲冲地跑进厨房,厨房里白色的蒸汽笼罩着爸爸妈妈忙碌的身影,只有走近了,才分得清哪位是爸爸,哪位是妈妈。我们七手八脚地把豆腐脑、热豆腐、调料酱、高粱米饭摆上桌,狼吞虎咽地吃起来。妈妈看我们吃的急,不时叮嘱着,没人跟你抢,锅里还有的是呢,慢点吃。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们山村里通上电了,可是石磨依然没有退出历史的舞台。因为一台电磨当时价格太贵了。我们小队,只有一台电磨,磨一担豆子,收费好几元。父母为了节省那几元钱依然选择用石磨粉碎豆子。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石磨才渐渐被电磨取代了,因为经济的改善, 谁也不再想省那几元钱了。后来,我们小队好几家都有了电磨,小队里的磨米房自然而然黄了,石磨也正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

  去年回老家,又到了奶奶家的老院子看看。奶奶早已离开了我们,老叔也搬走了,房子很是破败。只有那扇石磨,依然完好地立在院子的中央,上面落满了尘埃。看着旧物,别有一翻滋味在心头:沧海桑田,时光流转,就像那两扇石磨一样,没有起点,没有终点,只要有力在推动,它就不停地旋转。人的生命也像石磨一样,一个人的生,代表着拉一圈磨的开始;一个人的死,代表着拉一圈磨的结束。生生死死中,完成了生命的轮回。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融媒体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ICP互联网备案号:辽ICP备13007536号-1
辽宁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81680063 省举报入口

辽公网安备 21102102000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