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80后的印记•井

时间:2016-11-21 10:25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王志胜 点击:
  奶奶家的门前有一条无名的小溪。这条小溪是源自四门沟和弯背的两条小溪在龙头处汇聚到一起形成的,而且在龙头处有一块天然的巨石,把小溪拦腰阻断形成一个天然的小瀑布,水幕不到两米。在小瀑布的右边山崖边上有一处小泉眼,泉眼深不到半米,泉水清澈甘洌,冬暖夏凉。泉眼周边被老叔用小溪里的石头砌了一圈,形成了一口天然的井。井的四周,水草茂盛,树木葱茏,站在远处,不仔细瞧,真还发现不了此处有一眼井。

  这口井水虽然浅,但是无论遇到多么干旱的年景,这口井也没有干涸过。每当清晨,爸爸挑着两只水桶来井里打水,眼见着井里的水下去大半,爸爸挑着两桶水轻飘飘地走远了,而我依然留在井沿边上观察着井里的何时能涨满?只见井里的岩缝上不停地往外冒着泉水,一会功夫,进水又恢复到爸爸打水前的水位线上,不再上升。"奇怪,井底的泉眼日夜不停地往外冒着泉水,而水位线始终停留在那个位置,那多余的水跑哪里去了呢?"仔细观察,原来水位线之下四周都是坚硬的岩石,岩石上留有老叔钎凿的痕迹,水位线之上是老叔用石头砌的围栏,多余的水都顺着石头缝流到几米外的小溪里去了。

  这口井里的泉水,像母亲的乳汁哺育了老王家的祖祖辈辈。自从我爷爷和大爷爷分家另过,在下院子盖起三大间石头灰瓦的房子,就有了这口井。只是那时还不能叫井,只是天然的泉眼,经过老叔的修繕,才成为了一眼深不到半米的井。当我记事起,爷爷家的老房子再也装不下一大家子人。爷爷的四个儿子相继成家立业,分家另过,只有老叔还在老屋和奶奶一起生活。分家另过的爸爸妈妈,在离奶奶家不到一千米的一处向阳的小山坡前,盖了三间石头灰瓦的房子。可是我家并没有重新打井,宁可走二里地的路,上奶奶家的那口井挑水吃。因为我家五口人都吃惯了那口井的山泉水,水质清澈,甘甜如蜜。夏天,喝一大口那眼井的水,浑身的暑气立刻消散;冬天,喝一口那眼井的水,也感觉不到那么冰凉。

  这口井里的泉水,在大伯的生命即将走向尽头的一个月里,成为了度命的良药。那时的大伯已经到了胰腺癌的晚期,吃什么吐什么。当儿女问大伯,你现在最想吃什么?大伯竟然说,最想念老家那口井的泉水。就这样家乡的子侄们,不远百里,送一桶桶的山泉水给大伯度命。没有想到,大伯就是靠着喝一点牛奶和老家的山泉水活了一个多月。大伯离开人世时,他瘦得如一根柴火棒,完全不像大伯原来的样子。看着大伯的遗容,我心潮起伏:我不知道,大伯是怎样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度过那食不下咽、寝不安席的一个多月的最后时光?也许那甘甜的泉水能够让他暂时忘记病痛的折磨,也许那甘甜的泉水让他想起了远在天国的母亲,也许那甘甜的泉水让他想起了儿时的种种……

  生命的年轮滚滚向前,眨眼之间,我已年近不惑。处在物质极大丰富的年代,喝过了各种各样的饮料和瓶装矿泉水,可是我依然对奶奶家门前那口井里的泉水念念不忘,总觉得那是喝过的最好喝的水。那口井里的水,已溶入到我的血管里,我的记忆里,我的灵魂里。那是浓浓的思乡情,那是厚重的血脉亲情,那是我儿时的甜美记忆。

  每当回老家看望父母时,总会到奶奶当年住过的老屋去走一走,看一看,尽管老屋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了,但我依然留恋。物是人非情依在,睹物思人,小时候的事如放电影般在脑海里浮现。看完老屋,一定会迈着慢悠悠的步子,来到老屋前那口井边,清理一下井里的枯枝败叶,待水质恢复清澈,我小心翼翼地捧起一捧水,喝个痛快。喝着那口井里的泉水,爸爸步履如飞挑水的情景;爸爸不在家,妈妈满头大汗挑一阵,歇一阵的情景;以及渐渐长大的我们哥仨挑水的情景,像      一张张底片一样深深刻在记忆的深处。为了吃那口井里的泉水,所有辛劳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2012年8月3日,辽宁东部山区遭受到了台风"达维"的洗礼。老家塔子处在重灾区,连续两天暴雨袭击,塔子的降水量达到有气象记录以来最高值400毫米,百年不遇。洪水冲毁桥梁、道路、通讯设施、电力设施,还有靠近河边的房屋。随着灾情不断地从山区传出,对老家父母亲人的挂念也越来越强烈起来:我哥开车回家看望,走到半路遇到塌方过不去折回;第二天,我和我哥又分别骑一辆摩托车回家,平时两个多小时的车程,我们走了近七个多小时,其间能骑则骑,不能骑则推,不时遇到抢险救援人员,劝我们回去,前边塌方过不去。但我们担忧亲人的安危,不听劝,继续往家的方向走。走近刚家村,路已经完全中断,我们哥俩把摩托车寄存在别人家,继续往家的方向步行。当走到榔头山大桥时,只见大桥拦腰折断,洪水从断桥上滚滚而过。看到有人扶着一根腰粗的大杨树趟水过河,我们哥俩也冒着危险涉水过河,到达河中心时,水已经没腰了。尽管洪水已经退去不少了,听人说洪峰最高时没过房檐,可是水流依然很急。如果不借助那棵大杨树,我们依然不能成功渡河。这棵大杨树是十几个岫岩那边的人着急回家,冒着生命危险放在断桥边,成功渡河,而我们后来人只是借了别人的光而已。渡过河,离家乡塔子只有几里路程了。

  走进村里,听闻一家祖孙三人连房子带人都被洪水卷走了,心里更是担惊受怕。打听认识父母的人,家里安好,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回到家中,看望父母,又去看了奶奶家的老屋,一切如旧。可是不幸的是,奶奶家门前的那口哺育了我们家几代人的老井被洪水冲毁了。原来山洪到来之时,把小溪冲成了七八米宽的小河,而临河很近的那口井也未能幸免于难。

  越美好事物,越容易消失,就连坚固的井都能被大自然的力量摧毁,何况其他一些随着时间而易失的东西呢?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融媒体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ICP互联网备案号:辽ICP备13007536号-1
辽宁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81680063 省举报入口

辽公网安备 21102102000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