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这个遗憾如此美丽

这个遗憾如此美丽
时间:2016-10-27 10:11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赵秀娟 文/摄 点击:
  仲夏的一个上午,我接到县个体协会秘书长艾阳先生的电话:两天后,要我随同市个体协会采风团到辽阳东部山区核伙沟学习拍照。

  天呐--怎么想什么来什么呀!我几乎是惊叫地满口答应的。

  就在一个星期前,从北京来了一位国画家朋友,他特别喜欢到名山大川拍照写生,我想请他去核伙沟。

  几年前的一次作家采风活动就是去的核伙沟。那时,我还没有这么好的相机,核伙沟的那些冰川时代留下的原生态的断崖、峭壁、山泉、溪流、天女木兰花…没能及时拍照下来,已然成为我记忆深处的遗憾。恰好京友来访,我多想借尽地主之谊之际,了却这份遗憾。

  可惜,这是我的一厢情愿,京友选择去爬千山,我内心很不舒服又得满脸带笑地陪同。我平时要照看时装店,舍不得时间旅游,错过这样的机会,使我的这份遗憾的疤痕上面又结一层疤疖。

  从千山爬下来一个星期了,我的腿肚子肌肉拉伤还没有完全恢复,膝盖上青一块紫一块的伤肤依旧醒目。当接到艾阳的电话后,我的那个高兴劲儿,像是中了五百万的彩票,伤痛早送到九霄云外了。

  两天后,我穿着白色T恤,白色短裤,背着一个大双肩包,包里是我的单反相机及一些必需品。这次,我一定要把核伙沟的秀美景色统统地装进我的相机里,然后上传到QQ相册里,想什么时候欣赏就什么时候欣赏。

  我和艾阳都很守时,九点整我上了艾阳的车子,车子的后座坐着早到的任先生。

  任先生是残疾人,走路四肢不协调,说话面部纠结得五官挪位,头摇晃的厉害。虽然认识他有几年了,但一直也不好意思问他是什么病,怕伤他自尊。任先生极其聪明,两次考上公务员,都因他是残疾人而没有被录用。任先生的文笔极棒,他的诗文里处处体现着阳光、俊迈与健朗,他的诗文能让人感受到丝锦般的质感。这次,我们仨人一起随同市个体协会采风团去核伙沟。

  采风团三十多人,一半是年轻人,有的甚至是刚从大学校园走出来的。他们血气方刚、活力四射。在经过《辽宁个体私营经济》主编张宜昌先生和辽阳摄影家韩先生的专业培训课后,我们这支队伍向山谷里浩荡地进发了。年轻人在山地上走路虽不及在城市里的柏油路上那么轻松,但他们矫健的身姿真的让我羡慕,高岗时,箭步窜上,下坡时,雁翅飞落,我们这半百之人不服都不行。

  尽管我青春不在,但是,为了了却远年近日的遗憾,我把事先准备好的巧克力吃下一大块来补充体力,望着年轻人的身影努力地追赶着。

  核伙沟与名山大川比起来,像似一个精致的盆景。海拔七八百米的山体溶洞流出的泉水溪流,撒欢似的冲向十几米的断崖,形成一条瀑布。瀑布垂落时摔成三节,却响亮地笑着继续向前跑,它跑了有亿万年,它跑过的地方形成了沟壑与峭壁,又滋养着林海果珍,滋养着生灵。

  我们抄近路。

  近路是祖祖辈辈的山里人在山岭上沿着山的脉络走出的又几经现代人铲石填坑修筑的一条能走汽车的石子路。我们在这样的山路上走过二座高山之后,从西侧山岭直下谷里,沿着溪流,奔向瀑布。

  我们在山顶上就听到山谷里溪水撞击山石发出的哗哗声,一直想在杂草丛林中觅出能直下的地方,不知谷底情况,当然不能随便冒险。可算看到有通往谷底的山石凿成的窄窄的石阶路,那就赶快下去吧,还等什么?

  必须得等!

  任先生走路实在不利落,不仅不利落,而且还有恐高症。当他看到石阶路的一侧是黑森森的山谷,四肢更加颤抖,走路更加吃力。因势凿就的石级虽然是之字形的,但非常陡峭,加上山土渗出的水湿漉漉的更加难走。这条路,隐藏在恣意的藤蔓里、杂乱的树丛中、陡立的山石上,不加小心,真有可能滑向山谷里。我和艾阳慢点走倒也无妨,关键是任先生,举步维艰。

  年轻人的身影早被茂密的树木藤蔓遮蔽,我不住喊着年轻人和年轻人一样键飞的教我们拍照的韩先生,我们循着他们的声音挪动着。谁不急着观赏断崖瀑布的表演呢?他们的声音不见了,只剩溪流的哗哗声。

  艾阳,这位平日里的文弱学者,此时,铁骨铮铮,心细如发。艾阳拾起一个大木杆,给任先生做拐棍。任先生一只手拄着拐棍,一只手被艾阳紧紧地攥着。但他还是满头大汗,哆嗦没完。艾阳不住地安慰他鼓励他:"没事"、"别怕"、"下吧。"

  我走在他俩前面探路,告诉他俩哪地方比较湿滑,哪地方需要注意。还好,没有遇到蛇和其它野兽出没,不然,我害怕,艾阳还得照顾我,更累。

  任先生在艾阳的保护下,艰难地蹭到谷底。我们仨人到谷底却不知道是往上游去还是往下游走,打转转能有十多分钟。这时,溪流下游的韩老师回来找我们啦:"嗨--这边来--前面再走一百米就是瀑布啦。"好在谷底起伏不大,任先生拄着棍子可以加速行走,我们在韩老师的带领下,终于到了断崖瀑布。

  我手脚并用地爬过断崖的边缘,又爬到圆木搭建的梯子,打算下爬到断崖的底部,这样就可以坐在瀑布前的大石头上用手去抚摸流经的溪水,然后,像瀑布前这群写生的鲁美学院的学生一样仔细看看这瀑布的小模样,再"狠狠地"照些相。

  任先生又开始哆嗦了,而且这次哆嗦,话都说不出来,糟糕透了,任凭艾阳怎么哄劝、怎么牵引都不成。他不能爬过断崖的边缘,就不能爬上圆木梯子,也不能到瀑布前,我们仨人就不能沿溪流继续往前走,那一路的别样景致就会顺着溪流流走,真是太遗憾了。

  任先生离断崖不远处喘着粗气坐着,我在瀑布前草草地照了几张相,就赶忙爬上石岸,艾阳紧攥他的手,我们"撤退"了。

  任先生很是不好意思,要艾阳和我去追赶没有踪影的前方队伍,他自己打道回府。

  "这怎么能行?"艾阳急了,我也急了。

  他费劲地吐出一句话:"我能走回去。"

  "不许再说废话!"我"恶狠狠地"让他闭嘴。

  我俩怎么可能把他一个人抛在这崎岖的山里而不顾呢?虽然前方有无尽的风景,虽然我有远年近日的遗憾,但与一个人的生命比起来,再美丽的风景也显得卑微,再卑微的生命也是美丽的!

  人生往往有遗憾,但有一种遗憾是人生格调上的另一种完美,这种完美,其实就是一道风景。

  撤退时,我依然在前面开路,艾阳依然紧攥任先生的手,我们仨人慢慢地向山顶攀去……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融媒体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ICP互联网备案号:辽ICP备13007536号-1
辽宁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81680063 省举报入口

辽公网安备 211021020001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