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视频播报 走进辽阳县 教育博览 文学艺术 政民互动 为民服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艺术 > 文学 >

缕缕馨香豆腐脑

时间:2016-10-27 11:01来源:辽阳县新闻网 作者:丁先达 点击:
  我喜欢吃豆腐脑。每逢早餐,我都要隔三差五地到我家附近的那家“豆花香”早餐店,来一碗豆腐脑,再要上一张葱油饼,惬意地吃着,感觉、味道美极了。

  豆腐脑是大豆制品中的一种美食,上好的豆腐脑白嫩、爽滑,散发着淡淡的豆香。豆腐脑虽是老百姓的普通吃食,却有着显贵的出身。据说是在二千多年以前的汉朝,高祖刘邦的孙子,淮南王刘安,不务政业,心存不臣,一心想长生不老,便沉缅于“道术”,纠集一群方士,整日的在八公山炼丹求仙,阴差阳错的将石膏与豆浆搞在了一起,发明了豆腐脑。由于用料普通,制作方法简单,于是,豆腐脑及其制做方法又走出王府,进入了寻常百姓家,成为百姓餐桌上的一道可口的早点。

  我之所以对豆腐脑情有独钟缘于我与豆腐脑的一段故事。上世纪六十年代,那是一个饥荒的年代,由于营养不良,我得了一场重病,治愈后,虚弱的身体始终得不到恢复,大夫说补充一些蛋白质就好了,最好是食疗,经常食用豆腐脑,里边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石膏,石膏有清热、泻火、除烦止渴的功效,对我得的高热症有积极作用。听了大夫的话,全家人都很着急,那时候,饭都吃不饱,上哪去弄豆腐脑去呀!在生产队做豆腐的爷爷想出了个办法,他从城里的”德顺钰”药房买来石膏,从滚开的大锅里舀出一大水舀子熬好的豆浆,将定好数量的石膏“点入”豆浆中,盖好盖子,放在炕头保温,二十多分钟,豆腐脑就做得了。爷爷用他那满是茶锈的大搪瓷缸把豆腐脑“揣”回家,趁着热乎劲,让我喝下。渐渐的,我的身体逐渐好了起来。后来,每逢生产队豆腐房“开磨”,爷爷都将我带到到豆腐房去,偷偷为我开”小灶”——喝他为我做的豆腐脑。闻着那一缕缕馨香的豆腐脑,顿觉神清气爽,喝一口热乎乎白嫩滑爽豆腐脑,就能感觉得到体力倍增,关节都会发出“嘎嘎”的声响。

  如果说在医院是大夫治了我的病,那么回到家里,是豆腐脑救了我的命。没有豆腐脑,没有爷爷对我的悉心照料,就没有我的今天。

  豆腐脑的做法说起来容易,但要吃上一口白若脂玉、温热质嫩、滑爽适口的豆腐脑,就不那么容易了。它做起来很繁琐。豆腐脑的制做大致分制浆、点浆、蹲脑、制卤四个步骤。首先将挑选好籽粒饱满的黄豆用清水浸泡4~6小时以上,待豆粒膨胀而明亮发白后,上磨碾浆,上包滚浆、去渣,将豆浆倒入锅中煮沸,再倒入缸中,根据豆浆的浓淡计算出石膏的用量,豆腐脑制做的好坏,石膏起到决定性作用,少了,散花不成脑。多了,口感酸涩,呈蜂房状,厚拙没有滑爽感,待豆浆的温度降至九十度左右,将溶于开水中的石膏点入豆浆中。盖上缸盖墩脑,保温静放约二十分钟既可。俗话说“红花还需绿叶配”。一碗口感十足的豆腐脑,还要配有色香味俱佳的卤汁。将新鲜羊肉切成薄薄的肉片、选上等口蘑、淀粉、一品鲜酱油把卤汁调制橙红透亮,鲜美浓稠。豆腐脑虽说是大众的食品,但盛豆腐脑也有讲究,要用平勺将豆腐脑盛入碗内,中间凸起。然后再往上浇卤,浇上卤汁后,淋上少许蒜汁或辣椒油,就着刚出炉的葱油饼这么一吃,满嘴喷香。

  我之所以喜爱豆腐脑,除了我与它的那段情缘以外,还有它那纯洁的色彩、温润柔软平和而不招摇。伴着那缕缕的豆香,喝上一口,才下舌尖,又上心头,对它的感悟,说不清是滋味,还是情怀。

(责任编辑:管理员)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分隔线----------------------------
中共辽阳县委宣传部主办 辽阳县互联网新闻中心承办
电话:0419-7170889 邮箱:lyx_news@163.com
辽阳县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辽ICP备13007536号-1